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娱乐新闻

中国夜场"明星"生存记

更新时间:2015-02-02

    晚上十点,在繁华都市即将熄灭万家灯火进入安眠前奏之时,如果你也是夜猫子,对这个城市暗夜里密密麻麻的地图谙熟于心,你就会知道,假装睡着的它血管里依然热情搏动,撕裂般的叫嚣鼓动耳膜、震慑心脏,死命撞击又蛊惑着躁动的灵魂。


    让我们将视线聚焦在郑州紫荆山附近一家刚开业的夜场酒吧,门前的LED大屏幕上正滚动播放着迷离灯光下伴随着音乐舞动的男男女女,震耳欲聋的舞曲、呐喊 声、笑声从开开合合的门缝里钻进耳朵,渐次有一闪而过的歌声飘过,但转瞬就被路边的呕吐声、刹车声、呼朋引伴声淹没……


    身处其中,无论站在距离音响多远之外,每一声鼓点都还是会狠狠砸在耳膜中,即而挤压着心脏向后背紧紧贴近。透过拥挤的人群和光鲜陆离的繁华望去,一张张陌生的面孔隐藏着暗黑的灯光下,看似距离很近,实则大都是匆匆路人。


    右手边的吧台中,调酒师正在不断摇晃各色酒瓶来调制出不同味道的美酒,空在吧台边的杯子,随时等待着被注入温煦的液体送往每个需要它的人手中,


    无数人爱这热情膨胀、欲望爆炸的夜生活,他们在昏暗的灯光下和不分你我的娱乐时间里忘记自己,纵情释放挥霍紧张的都市生活里过剩的压抑、愤怒、悲喜或空虚,混迹在暧昧、缠绵、香烟、烈酒、欲望里。


    长久以来,世俗社会对在夜场工作的人群只有一个笼统的定义和概念,大多统称他们为“夜场工作者”,而不知其中明细。他们在舞台上制造喧闹与疯狂之时,大多数时候会换来掌声与欢呼。只是在喧嚣断结的那一刻,却又不可避免地承受着不理解不认同甚至不屑与伍。


    这其中,也不乏漂洋过海、背井离乡来到中国的外国面孔。


    至强XEON,男,28岁,从事DJ工作10年。


    娜塔莉亚Natalia,女,24岁,从事DJ工作4年。


    两人都是乌克兰人,他们相识于网络,因为共同的兴趣爱好而逐渐被对方吸引,两年前开始恋爱。在一次来中国旅游后,喜欢上了这里的人和文化,萌生了想要在中国生活的愿望。对他们来说,中国的一切都是新鲜的,文化差异和生活差异所带来的不同感受,显得颇为迷人。


    目前,他们在中国生活已有一年多时间,期间他们辗转广州、上海等地,于一个月前来到郑州,就职于一家新开业不久的夜场酒吧,依旧担任DJ工作,每天从晚上10点工作到凌晨4点。


    在舞台上,他们是激情四射、活力带感、舞姿妖娆的音乐DJ,是全场气氛的掌控与把握着,是灯光的聚焦点和众人围绕的核心。他们昼伏夜出,黑白颠倒。与黑夜、酒精、香烟为伴,同喧闹、孤独互相拉扯,漂泊流离,辗转不定,厌恶又迷恋眼下的工作状态。


    舞台上的每一首音乐,都要经过在台下反反复复的试听筛选,前期做足大量的准备工作,才能保证相应的效果。一整晚高强度的工作,需要掌控全局音乐,还要不断 地耗费体能来调动气氛,其实辛苦异常。好在娜塔莉亚与至强搭档许久,时间的累积让他们有高度的默契,有相同的节奏和相似的审美标准。


    只是无论开心与否,舞台灯光亮起的那一刻,他们都一定会将状态调整到最好。卖力调动现场气氛,将真实或假装的快乐全盘端出,进行一场对他们来说早已谙熟于心的欢腾盛宴,反正也不会有人追究真心和谎言的比例值。


    一天的工作结束,往往已是凌晨四五点钟,黎明将在短暂的停留后到来,而他们的休憩时刻还尚未真正开始。


    右手边的吧台中,调酒师正在不断摇晃各色酒瓶来调制出不同味道的美酒,空在吧台边的杯子,随时等待着被注入温煦的液体送往每个需要它的人手中,


    无数人爱这热情膨胀、欲望爆炸的夜生活,他们在昏暗的灯光下和不分你我的娱乐时间里忘记自己,纵情释放挥霍紧张的都市生活里过剩的压抑、愤怒、悲喜或空虚,混迹在暧昧、缠绵、香烟、烈酒、欲望里。


    长久以来,世俗社会对在夜场工作的人群只有一个笼统的定义和概念,大多统称他们为“夜场工作者”,而不知其中明细。他们在舞台上制造喧闹与疯狂之时,大多数时候会换来掌声与欢呼。只是在喧嚣断结的那一刻,却又不可避免地承受着不理解不认同甚至不屑与伍。


    这其中,也不乏漂洋过海、背井离乡来到中国的外国面孔。


    至强XEON,男,28岁,从事DJ工作10年。


    娜塔莉亚Natalia,女,24岁,从事DJ工作4年。


    两人都是乌克兰人,他们相识于网络,因为共同的兴趣爱好而逐渐被对方吸引,两年前开始恋爱。在一次来中国旅游后,喜欢上了这里的人和文化,萌生了想要在中国生活的愿望。对他们来说,中国的一切都是新鲜的,文化差异和生活差异所带来的不同感受,显得颇为迷人。


    目前,他们在中国生活已有一年多时间,期间他们辗转广州、上海等地,于一个月前来到郑州,就职于一家新开业不久的夜场酒吧,依旧担任DJ工作,每天从晚上10点工作到凌晨4点。


    在舞台上,他们是激情四射、活力带感、舞姿妖娆的音乐DJ,是全场气氛的掌控与把握着,是灯光的聚焦点和众人围绕的核心。他们昼伏夜出,黑白颠倒。与黑夜、酒精、香烟为伴,同喧闹、孤独互相拉扯,漂泊流离,辗转不定,厌恶又迷恋眼下的工作状态。


    舞台上的每一首音乐,都要经过在台下反反复复的试听筛选,前期做足大量的准备工作,才能保证相应的效果。一整晚高强度的工作,需要掌控全局音乐,还要不断 地耗费体能来调动气氛,其实辛苦异常。好在娜塔莉亚与至强搭档许久,时间的累积让他们有高度的默契,有相同的节奏和相似的审美标准。


    只是无论开心与否,舞台灯光亮起的那一刻,他们都一定会将状态调整到最好。卖力调动现场气氛,将真实或假装的快乐全盘端出,进行一场对他们来说早已谙熟于心的欢腾盛宴,反正也不会有人追究真心和谎言的比例值。


    一天的工作结束,往往已是凌晨四五点钟,黎明将在短暂的停留后到来,而他们的休憩时刻还尚未真正开始。


    而走下舞台,他们也是普普通通的青年,年轻、积极、活泼、单纯、热爱生活,对新鲜事物充满了无尽的探索欲望。喜欢美食,喜欢动物,想努力搞清楚究竟该如何玩转儿中国互联网中万能的淘宝。下班后,他们吃饭、看电影、休息,畅想未来,珍惜现在。


    他们背井离乡,远离亲人,只能将这份思念通过其他的方式表达出来,一个别有蕴义的纹身,或者每月按时给家里汇款,尽量减轻家庭负担。


    Feel,英国人,与娜塔莉亚和至强相识于广州,因为共同的爱好而变成了好朋友。一个月前,他们一起来到郑州,同在一家酒吧工作。


    Feel因为在中国待得时间较长,简单的汉语日常对话已经不成问题,所以平常生活中,Feel也就更多地担任两人的向导和翻译。因远离故乡,他一年才能回 一次老家,除了每天与老婆孩子打电话,闲暇时候会时常拿出手机,翻看三岁儿子的照片,以此弥补不能与家人相守的遗憾。


    他们正走在努力用自己的双手奋斗,挥洒汗水,奋力奔跑在追逐幸福生活的路上,这一点小小的愿望,与我们任何人都并无差别。

相关图片

1 2 3
返回顶部